Tuesday, September 27, 2016

原点

戴上面具的我,
没有原则,
没有理智,
没有思想,
没有灵魂,
就在面具快要和真实的面孔融为一体时,
我义无反顾地卸下了面具,
留下赤裸裸的五官。

我,就像一只无头苍蝇,
绕着无法复活的尸体,
期待着有一天,
那蜡黄的尸体可以慢慢恢复以往的鲜红色。
可惜啊,
过了就是过了,
无谓做那最后的挣扎。

他们说,
无礼不成三,
第三次了,
也是最后一次了。

后悔吗?
没有。
心头的大石,
终于放下了。
一切回到原点了。

Sunday, September 25, 2016

11am 的手术、却在9am左右被拖进手术室。
披着那类似和服的手术袍、内里一丝不挂、感觉真像清朝妃子被翻牌子、即将被临幸的感觉 😒 
(别乱想、我的主诊医生是个女的。)